著名外交家吴建民遇车祸去世 曾任申博总指挥

他的一生就是外交的一生,曾言“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外交”。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昨天证实,中国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昨天凌晨在应邀赴武汉大学讲学途中遭遇车祸,不幸逝世,终年77岁。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赢得“魅力外交家”美誉

逝世前,吴建民任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这是他自2008年退休后,仍然保持着的正常的工作状态。而实际上,他从毕业后就进入外交界,迄今已经 半个多世纪。吴建民的外交生涯,值得回味的“大战役”很多,儒雅的形象,也为他赢得了“魅力外交家”的美誉。他曾说过:“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 外交。”

国新办前主任赵启正称赞他说,外交官是国际风云气象师,优秀的外交家要具有广博知识、宽阔视角、历史深度、舍我其谁的责任心。而这些,吴建民都兼具。

在他回国担任外交学院院长期间,他亲自代课,上“外交案例”和“交流学”。他发动外交部的老大使来讲课,甚至请来基辛格与学生们交流。

促成中法领导人互访故乡

吴建民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前驻法大使”。1998年至2003年担任驻法国大使期间,吴建民促成了当时中法两国领导人互访彼此的故乡,这极富人情味的 善举拉近了两国人民的心,使中法关系进入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在他离任前夕,法国总统希拉克破例在总统府爱丽舍宫接受吴建民辞行,并为吴建民颁授“法国荣誉 勋位团大骑士勋章”。这是仅次于法国总统授予外国元首的十字勋章的全法最高表彰奖,授予一位离任大使是破天荒第一次。

2003年12月,他当选国际展览局主席。这次当选,开创了国际展览局成立71年来的三个第一,这是第一位中国人、第一位亚洲人、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士担任这一重要职务。

辩论称战争不能解决问题

2014年,吴建民曾在一档节目中与军方学者罗援辩论“当下中国如何与世界打交道”。吴建民说:“在和平与发展为主的时代,谁举起战争的旗帜谁倒大霉,你看美国就是这样,中国绝不能重蹈覆辙。”

节目播出后立刻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被称为“鸽派”和“鹰派”的公开论战,各有拥趸。对此吴建民却并不在意,“一点也不发愁,因为我相信真理。战争不能解决问题。如果还有人相信这个,那是思想落后于时代。”

/各方哀悼/

外交部欧洲司:

吴建民是杰出的外交官,睿智、儒雅、正直,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充分展示了中国外交官的素养,退休后依然为中国的外交事业奔走劳碌。他的溘然离世是中国外交界的重大损失,令人扼腕唏嘘。

法国驻华使馆:

惊悉吴建民不幸逝世, 我们深感悲痛。法兰西人民失去了一位知晓法国并为法中关系做出巨大贡献的伟大朋友。值此悲伤时刻,谨向吴建民的家人深表哀悼。

外交学院院长秦亚青:

作为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吴建民的外交活动中的大局观、平等待人的胸怀以及他对中国外交人才培养的贡献令人敬佩。他在任驻法大使期间,中法关系发展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时间段,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促成了当年中法元首对彼此家乡的互访。

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

惊闻吴建民不幸车祸辞世,深切哀悼!祝一路走好!

/记者印象/

儒雅谦逊的君子风范

儒雅、谦逊、风度翩翩,是吴建民给北京晨报记者留下的深刻印象。那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夕,记者专访有“申博总指挥”之称的吴建民。

2002年初,时任中国驻法大使的吴建民代表中国政府,正式向世博会总部国际展览局递交上海申博的报告,他因此被称为“前线总指挥”。当时国际展览局成 员国只有80多个,三分之二的代表在巴黎,要获得支持得一家家去说服。由此可见吴老当年的工作量。但吴老却从不以此居功。

采访过吴老的记者,谁都能信手忆起这位亲切老者让人如沐春风的个个细节:看到记者放在茶杯边的录音笔,他会细心地用手挡住旋转的杯盖以免出声;记者意犹未尽浑然不觉采访超时,他不会生硬打断,而是浅浅地坐在沙发边缘,以此善意提醒……

/同事忆旧/

他讲真话 一生呼唤理性外交

“他为人正直,敢于讲真话。”我国前驻外大使、外交部专家陈明明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吴建民。陈明明曾和吴建民在外交部共事30多年。两人虽然常常工作在不同的国家,但陈明明对吴建民的印象极深。

不能只讲空话和口号

陈明明说,吴建民特别注重对外交流。上世纪90年代初,吴建民担任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那个时候的国际环境并不是特别好。吴建民就强调,要以理服人,不能 只讲空话和口号,必须有理有据,“用外国人能听懂的方式沟通”。当时在外交部美大司工作的陈明明常常参加吴建明召集的会议,讨论用什么样的对外表达方式更 有效,特别注重实际效果。

在陈明明的印象中,吴建民为人特别平和,讲话慢条斯理,很儒雅,一点没有架子,从来不教训人,不会以势压人,让人感觉很亲切。

爱不爱国不是看谁叫得最响

在陈明明看来,理性思维是这位外交家外交思想的核心,一生为理性外交呼唤。

“他特别反对以感情代替理智,反对用盲动、狂躁的情绪代替理性的分析,认为这通常会损害国家利益。”陈明明说,吴建民在原则问题上会毫不含糊,在大是大 非面前会坚持到底,立场鲜明,反对不切实际的冒进主义,反对愤怒代替理智。“吴建民说,爱不爱国不是看谁叫得最响,‘不要自封道德高地,给别人扣帽子,然 后你就对了’。”在陈明明看来,吴建民这种不跟风的理性思维,是一种非常可贵的品质。

旗帜鲜明反对两种情绪

陈明明 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吴建民是在数月前的一次研讨会上。当时吴建民还和陈明明谈起,他旗帜鲜明地反对两种情绪,一是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二是民粹主义情绪。狭 隘民族主义就是过分放大了自己的位置,偏激;民粹主义就是讲什么话不是从实际利益出发,而是迎合一些狂热的情绪,讨好一些愤青。吴建民当时说,盲目的狂热 的情绪并不能真正维护我们的利益,反而会伤害我们的利益,必须冷静地理智地思考,不被一时的情绪蒙蔽。“这样的观点很可能很多人不喜欢,给你扣个帽子,但 是吴建民敢讲真话”。

北京晨报记者

韩娜 姜葳/文

李木易/摄

吴建民

生于1939年3月30日,江苏南京人。他曾为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跻身常驻联合国的第一批工作 人员之列。曾任外交部发言人、驻外大使、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外交学院院长等。2008年退休。


北京减人之策 迁官迁校迁央企

一直以来,官方认为,京城人太多,应该限制人口。比如将低端产业挡在门外,以分流“低端人口”。北京若真如此,实不可取。


微软有足够的理由收购领英,那么领英呢?

微软在社交领域中始终没有太大的突破,这可能让微软管理层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可能真得不会干这个。这也是微软愿意让领英保持独立发展的重要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